11月17日至19日,彭博社主办的第四届创新经济论坛会议在新加坡举行。19日上午是该论坛的最后阶段,在主题为“中国与全球资本市场”的议程中,中国褐皮书创始人米勒、行政总裁欧冠升、启明创投创始主管合伙人雷歇尔出席了本场活动,他们就“中美之间金融会否脱钩、中国经济可能会遇到的问题、资本市场对于中国市场的态度”等一系列关键问题展开了谈论。

“中美之间金融脱钩没有发生”

在回答中美之间金融脱钩问题时,米勒认为,真正的金融脱钩没有发生,并且不会发生。从香港的角度来说,欧冠升同样认为,并没有看到任何方式的脱钩,恰恰相反,他看到了更多经济活动的投入。

他进一步补充,两年前的香港股市平均日交易量890亿;如今日交易量达到了1700、1800亿,是两倍的增长,直接流入中国的资本也增加了22%,国际投资者在中国的资产增加了30%,达到了1.2万亿美元。这些指标都说明了将来也会有更多的互动。

“中国在开放市场”,欧冠升提到,“2个月前中国发布了债券通,这是从中国到世界、从中国到国际,再从国际到中国的连通和互动。因此,没有感觉到任何的脱钩现象。”

对于金融脱钩问题,雷歇尔同样认为不可能,“我觉得脱钩是人们不了解供应链,不了解技术产生的幻想,一个行业政策宣布的话,可能还不够成熟从而创造了更多的问题,这比政策本身解决的问题还要久,所以在未来还需要更好的探讨。”

“中国经济朝着更健康的方向发展”

在回答“中国可能会遇到的问题”时,米勒表示,中国经济发展发生的问题,除了升升降降、起起伏伏,还能看到一个逐渐放缓的过程。因此,他认为,中国在20年之后会有一个大的转变,这个转变就是经济朝着更慢的、但是更健康的方向发展;如果看GDP,通常会看到GDP增速在降低,不过也会看到经济更多的系统性发展。

“过去中国支持企业,而企业给中国带来经济的增长,但是现在中国的经济模式已经无法产生当时那样高、快的增速了,所以他提倡要有更健康、更缓慢的增长,这样让财富更好地分配、共同富裕的概念就应运而生。”他说。

当然,这也反映在了经济政策制定方面,今年金融行业之所以积极地应对风险化,是因为不改变的风险远比进行改变的风险要来得更高,这样做才能确保未来持续的成长和生存。

当彭博电台主持人问道:“对于你的公司来说,中国的成长意味着什么”时,欧冠升表示,将会有一个持续不断的趋势,就是资本市场不断地增加,所以经济将至少会翻倍,中国将会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,这也是合理的。中国在抓住国际机会的过程中不断成长,而国际投资者也要去找寻中国的机会,“所以我会期待有更多的一些举动进入到中国,这个是很多年前就开始的趋势”。

“港交所将有更大发展机会”

,

欧博官网www.aLLbetgame.us)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。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、Allbe代理、Allbet电脑客户端、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。
欧博官网 欧博官网‘wang’:“彭博经济论坛”热议中国经济:将朝着更{geng}健康的方向‘xiang’发展(zhan) 第1张

,

中国经济发展的过程中,也会出台一些政策以适应经济发展。其中,成立北交所就是为了更好地应对经济的发展。但是米勒对北交所提出一些个人看法,他觉得,北交所注入了太多的监管元素,这是他认为不理想的地方。

至于未来更宽广的成长,他认为中国按照这样的做法已经不太可能了,但是不代表中国的方式不好,只是需要一个变化。如果可以摆脱过去经济增长模式的话,比如摆脱房地产驱动的政策,对经济的长期增长来说,会变得更加有韧性。

作为香港交易所,欧冠升相信未来会更健康的成长,当然,避免不了会有障碍和挑战。那么,港交所跟大陆的交易所、与北交所要如何竞争呢?

欧冠升回应这个问题时表示,港交所已经跟大陆接通了,并且随着市场增长,能够让市场做的更大,像沪深的两个交易所都是连通的,这样的生态系统能够使企业真正地投资于中国、亚洲,交易所是一个很舒服的门户。

“在新加坡交易所竞争中,如何保持竞争力呢?”关于这个问题,欧冠升对彭博电台主持人回答道:“我相信,在东南亚也呈现了不可思议的机遇,港交所跟大陆的互联互通,也让国内市场可以跟海外市场进行互动。

在他看来,港交所是处于大陆外最国际化的中国城市,这是一个很好的地位,可以创造机会来创建一个生态系统,举例来说,最近推出的A50期货的合约是非常成功的。欧冠升补充说,这一周每天都超过10亿的交易量,有很多力量让香港作为中西连接。

除此之外,他认为,新加坡交易所对于港交所也是很有价值的,希望市场可以继续扩张达成更多的合作,从而获得更多的商机。

挑战依然存在

当然,中国应对新经济政策的诞生,也会存在着一些挑战。

在经济大趋势下,欧冠升提出了自己的见解,新的经济出现带来了一些市场上的不平衡。因为有新一代的企业,还有额外的监管进入。那么在短期来说,监管的压力和改变会持续进行,随着国家正在适应监督新产业的出现,同时也要兼顾国家安全、数据安全,以及隐私方面的一些问题。

同时,面对中国的监管背景,雷歇尔就“投资中国企业”发表观点,他认为香港有更好的体系,企业上市后六个月就可以分股,有很高的流动性。可是在大陆,交易所有一年的封锁期,解封之后只能销售3%;在香港6个月的流动性要延期到18个月、甚至是24个月,这就是一种风险。对于投资者来说,需要计算多两年的风险才能撤出资金,这是很大的一个问题。

被问到“初创公司变成大公司后会面对监管的压力,你是否不希望初创公司成长地太快”时,雷歇尔表示,“其实创业家不会思考这个问题,如果马云有这样的想法的话,他的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壮大,现在要看一个现实的情况,中国过去是让市场监管、让市场管理,那中国现在就有一个能力需要提高,就是要建立一个相应的系统,以更好地监管。”

当然,机遇与风险是并存的,未来的中国发展是否会带来机遇?

米勒对此表示,从风险偏好的角度来看,这取决于投资什么――如果是养老金,有太多的流动性,加上随时会有政策的颁布,养老金就没办法按风险偏好来投资。不过,米勒表示,很多对冲基金在不同的平台,有一个高风险偏好,投资人看到这些有吸引力的价值,会根据政治风向来投资,所以关于是否投资,这个要取决于想要获得什么。

Allbet Gaming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www.allbetgame.us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欧博官网‘wang’:“彭博经济论坛”热议中国经济:将朝着更{geng}健康的方向‘xiang’发展(zhan)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足球免费推介:拆解中国奥园千亿债务:近1年期规模超500亿,银行贷款占比最高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